首頁 > 稅收文化 > 文學

暮春游褒忠

譚飛云

立夏一到,梅雨將去,一年時光又過去近一半。

“終日錯錯碎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偷得浮生半日閑”——用這首詩來形容我第三次游褒忠山是最恰當不過了。在暮春時節,又來到這里。

褒忠山我之前游過兩次。第一次是2003年春天,那次是原地稅局團委組織團員青年開展登山活動,那時的登山青年,歷經16年時光,因褒忠之佑加自身努力,如今早已成為系統各單位的骨干。第二次是2012年秋天,和一中幾個朋友來月山吃美食,飯后得空而游。

出湘鄉市區西約35公里處,在遍地丘陵的地帶,突兀拔地而起一高山,名為褒忠山,海拔801米。站在山下,第一視覺,便是直插蒼穹,云繚霧繞,朦朧迷離,古稱“湘中第一山”,曾名“貞女山”,相傳有邱氏二女終身不嫁,于此山修道成仙。宋末,鄉民劉叔榮起兵抗元,踞山不屈。最后,兵盡糧斷,墜崖犧牲。后人為紀念他,褒獎忠義,遂改名為褒忠山。

為了方便人們上下山,上世紀八十年代修建了一條簡易盤山公路,由于年久失修,路面凹凸不平,只有越野車才能行駛。從山底至山頂有10多公里路程,走個來回要5個多小時。以山間小溪為導,沿著這條小路,便開始了盤桓而上的登山之途。一路上,暮春中的褒忠山,向進入它懷抱的人們展現了淋漓盡致的美:林木蔭蔽,山花香馨,百鳥囀鳴。清泉飛瀑,流溪潺潺,如歌似曲。陣陣清風,送來沁人肺腑的山花清香,令人心醉神迷,如入瓊瑤仙境。我們一路向上,不知疲倦,因為我們知道,路的前面,還會有許多的美向我們一一走來……

褒忠山之勝,在于險秀。

湘鄉地貌以丘陵山地為主,“五山一水三分田、一分道路和莊園”是為典型寫照,處于湘中丘崗向湘江河谷平原的過渡帶,為雪峰山東北余脈和越城嶺北端余脈所夾峙。西部和南部較高峻,東部和北部較平緩。全市海拔平均在100米以下,褒忠山就是以8倍于平均的海拔高度,突兀而出,秀于三尖,北為大,中為二,南為三,北南逐降,一字長陳而首尾呼應。溝壑縱深而山體陡峭,道路盤旋而九曲回腸。其中最險的當為白云峰,即一尖峰。峰頂很小,只能擺下四桌酒席。白云峰的特點是“高、陡、獨”。極目環顧,遠近峰巒疊嶂,如群臣叩首,匍匐腳下,長長的公路,恰似一條黃白色飄帶,向遠方伸去;池塘、水庫,如撒落在綠色絨布上的顆顆珍珠,晶瑩剔透。晴天縱目,可看得見南面的溪口水庫;東北面可看得見挺立在韶山的雄偉的毛澤東塑像;東面可看得見湘鄉市區全貌。

褒忠山之勝,在于景觀。

一山之中,錯錯落落座落著白云關、報恩寺遺址、仙女廟舊址、舍身巖等諸多歷史遺址。其中以白云關最為壯觀。沿密林小道盤桓而上時,峰回路轉,見一巨石上刻有“白云關”3個大字,此即白云出入之關口。每當白云“出關”,則關下云霧彌漫,而山頭晴朗碧透;若白云“入關”,則山頭云遮霧蓋,而關下清明如鏡。此乃褒忠山奇觀之一。“登峰狂嘯千巖響,極目長空萬里還”——是每個登山者夢寐以求的目標,也是褒忠山的真實寫照。當然,不是誰都能在山上有極目遠眺之幸運,要得之,需晴日、藍天、白云入關時。我就比較幸運,第二次于秋天登山時便得之,用佛語說就是有緣人,所以會來第三次……

褒忠山之勝,在于傳說。

沿小路往上行百十步,忽見一瀑布自懸崖跌下,高約七八米,這就是著名的“絆水坑”,傳說崖上有個洞,洞內藏著一條巨蟒,有水桶粗,長約5米,出沒無常。據說,1959年5月的一天,國營林場8名職工打這經過時,看見巨蟒正纏繞在一棵大古樹上。其后雖傳說著“八大金剛斗巨蟒”的故事,但巨蟒并沒有被逮住,之后多年來,山下前進村村民還數次見過它。現在,這條巨蟒還在不在,已不得而知,但若以該山的環境來推測,應可健在。從白云關往前行數百步,有個幽清秀麗的地方,便是原湘鄉縣最古老的寺院——報恩寺遺址。報恩寺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動人的傳說。據《湘鄉縣志》載,報恩寺建于漢獻帝時期,三國時期蔣琬之母曾經祈禱于此,后蔣琬捐金擴建,并題名為“報恩寺”。當時,寺內有一禪師,法號俊明。他少時曾多次夢見一老僧教自己吟誦經文。一天,他來到這報恩寺,聽眾僧所誦經文全為夢中老僧所教。于是出家此山,并受一位老僧臨終囑托,收集了散失的經書,建置藏經閣。某日,寺院眾僧發現一條蛟龍盤繞在閣樓梁柱上,昂首擺尾,似若飛去。俊明禪師告誡它:不要毀壞莊稼,不要傷害生靈,不要弄壞寺院。蛟龍點頭應允,果然沿著山間溪流蜿蜒而去,龍身約半里長。一時風起云涌,砂石飛揚,暴雨驟降,雖咫尺不可見。從此,報恩寺名聲大振,日趨興旺,盛名遠揚。當地百姓逢災遇難,也都來祈禱。歲月流逝,風雨滄桑。昔日的報恩寺幾經改建,古建筑物已不復存在了,僅留下些古石碑,散失在房屋四周,也散落在歷史時光中。

褒忠山之勝,在于禪語。

白云關處為白云禪寺遺址。白云禪寺明萬歷年間由僧大乘創建。禪院規模宏大,禪門有“愿祈佛手雙垂下,摩得人心一掌平”的楹聯。因此寺廟,褒忠山陡添幾分神秘色彩。“上山下鄉”年代,十幾名知識青年在此生活工作,同屋共濟,植樹造林。回想當年,定是“青春的歌聲滿天飛”,苦中有味,累中作樂,雖為時代弊病,卻也是豪情滿懷,值得回味與紀念。時代的發展,觀念的更新,社會的進步,萬事萬物都在變,而這句禪語所評語說的道理,卻永遠不變。

褒忠山之勝,在于美食。

山中盛產寒菌、蕨、葛根、酸棗等野生綠色食物。其中最著名的是寒菌,又名雁鵝菌,一年產兩季,是絕佳的美食。每年的湘鄉,一到寒菌出產的時節,只要提到寒菌,人們就想起褒忠山,一提起褒忠山就想到寒菌,兩者已然經劃上等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周邊的人們,農余之閑,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將山中鮮美的寒菌采出,貼補家用的同時,外面的食客,才得以有機會一解口腹之饞。

褒忠山之勝,在于發展。

1992年9月,湖南省郵電部門與湘鄉市人民政府合作投資興建了褒忠山電訊微波站。這項耗資120 余萬元的現代化通訊工程,既能使湘鄉市增加480條長途電話電路,同進又改善了通往山頂的交通,對于當時湘鄉的發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今30多米高的鐵塔矗立其上,不僅增加了褒忠山的“高度”,也讓秀美的褒忠山更增添了幾分現代化的氣息。而讓人欣喜的是,依托褒忠山而建的風電場項目正在進行中,總投資4.7億元,總裝機容量約為5萬KW,擬設計安裝25臺2MW風力發電機組,預計年上網電量為10306 萬kW?h,年等效滿負荷小時數為2061小時,項目的建成投運,將有力地推進風能資源轉化為經濟資源,成為湘鄉市電力供應的有效補充,對優化湘鄉能源供應結構,提升湘鄉低碳經濟的運行水平,帶動褒忠山旅游產業發展,促進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將起到十分積極的作用。

……

開始返程。行走在山花爛漫簇擁的下山路上,我的腦海里卻始終記著山頂上電視差轉臺值班室的情景: 一人,一房,一狗,一塔。當山霧起來的時候,腦海里的這個情景竟然逐漸清晰起來——這就是平凡的堅守啊!

下山途中,迎面碰到一群游客,聽其口音,應是長沙湘潭人,他們問我:“山上怎么樣?好啵”?“當然好,登有所值。”我微笑著回復道。因為我知道,吸引他們的,吸引我們的,吸引人們的,不僅僅是褒忠山的山美、水美、樹美、景觀美、傳說美,還有歷史饋贈留下的厚重文化之美,還有“公、誠、勤、儉、勇”的湘鄉精神之美。

立夏一到,梅雨將去,一年時光又過去近一半。

“終日錯錯碎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偷得浮生半日閑”——用這首詩來形容我第三次游褒忠山是最恰當不過了。在暮春時節,又來到這里。

褒忠山我之前游過兩次。第一次是2003年春天,那次是原地稅局團委組織團員青年開展登山活動,那時的登山青年,歷經16年時光,因褒忠之佑加自身努力,如今早已成為系統各單位的骨干。第二次是2012年秋天,和一中幾個朋友來月山吃美食,飯后得空而游。

出湘鄉市區西約35公里處,在遍地丘陵的地帶,突兀拔地而起一高山,名為褒忠山,海拔801米。站在山下,第一視覺,便是直插蒼穹,云繚霧繞,朦朧迷離,古稱“湘中第一山”,曾名“貞女山”,相傳有邱氏二女終身不嫁,于此山修道成仙。宋末,鄉民劉叔榮起兵抗元,踞山不屈。最后,兵盡糧斷,墜崖犧牲。后人為紀念他,褒獎忠義,遂改名為褒忠山。

為了方便人們上下山,上世紀八十年代修建了一條簡易盤山公路,由于年久失修,路面凹凸不平,只有越野車才能行駛。從山底至山頂有10多公里路程,走個來回要5個多小時。以山間小溪為導,沿著這條小路,便開始了盤桓而上的登山之途。一路上,暮春中的褒忠山,向進入它懷抱的人們展現了淋漓盡致的美:林木蔭蔽,山花香馨,百鳥囀鳴。清泉飛瀑,流溪潺潺,如歌似曲。陣陣清風,送來沁人肺腑的山花清香,令人心醉神迷,如入瓊瑤仙境。我們一路向上,不知疲倦,因為我們知道,路的前面,還會有許多的美向我們一一走來……

褒忠山之勝,在于險秀。

湘鄉地貌以丘陵山地為主,“五山一水三分田、一分道路和莊園”是為典型寫照,處于湘中丘崗向湘江河谷平原的過渡帶,為雪峰山東北余脈和越城嶺北端余脈所夾峙。西部和南部較高峻,東部和北部較平緩。全市海拔平均在100米以下,褒忠山就是以8倍于平均的海拔高度,突兀而出,秀于三尖,北為大,中為二,南為三,北南逐降,一字長陳而首尾呼應。溝壑縱深而山體陡峭,道路盤旋而九曲回腸。其中最險的當為白云峰,即一尖峰。峰頂很小,只能擺下四桌酒席。白云峰的特點是“高、陡、獨”。極目環顧,遠近峰巒疊嶂,如群臣叩首,匍匐腳下,長長的公路,恰似一條黃白色飄帶,向遠方伸去;池塘、水庫,如撒落在綠色絨布上的顆顆珍珠,晶瑩剔透。晴天縱目,可看得見南面的溪口水庫;東北面可看得見挺立在韶山的雄偉的毛澤東塑像;東面可看得見湘鄉市區全貌。

褒忠山之勝,在于景觀。

一山之中,錯錯落落座落著白云關、報恩寺遺址、仙女廟舊址、舍身巖等諸多歷史遺址。其中以白云關最為壯觀。沿密林小道盤桓而上時,峰回路轉,見一巨石上刻有“白云關”3個大字,此即白云出入之關口。每當白云“出關”,則關下云霧彌漫,而山頭晴朗碧透;若白云“入關”,則山頭云遮霧蓋,而關下清明如鏡。此乃褒忠山奇觀之一。“登峰狂嘯千巖響,極目長空萬里還”——是每個登山者夢寐以求的目標,也是褒忠山的真實寫照。當然,不是誰都能在山上有極目遠眺之幸運,要得之,需晴日、藍天、白云入關時。我就比較幸運,第二次于秋天登山時便得之,用佛語說就是有緣人,所以會來第三次……

褒忠山之勝,在于傳說。

沿小路往上行百十步,忽見一瀑布自懸崖跌下,高約七八米,這就是著名的“絆水坑”,傳說崖上有個洞,洞內藏著一條巨蟒,有水桶粗,長約5米,出沒無常。據說,1959年5月的一天,國營林場8名職工打這經過時,看見巨蟒正纏繞在一棵大古樹上。其后雖傳說著“八大金剛斗巨蟒”的故事,但巨蟒并沒有被逮住,之后多年來,山下前進村村民還數次見過它。現在,這條巨蟒還在不在,已不得而知,但若以該山的環境來推測,應可健在。從白云關往前行數百步,有個幽清秀麗的地方,便是原湘鄉縣最古老的寺院——報恩寺遺址。報恩寺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動人的傳說。據《湘鄉縣志》載,報恩寺建于漢獻帝時期,三國時期蔣琬之母曾經祈禱于此,后蔣琬捐金擴建,并題名為“報恩寺”。當時,寺內有一禪師,法號俊明。他少時曾多次夢見一老僧教自己吟誦經文。一天,他來到這報恩寺,聽眾僧所誦經文全為夢中老僧所教。于是出家此山,并受一位老僧臨終囑托,收集了散失的經書,建置藏經閣。某日,寺院眾僧發現一條蛟龍盤繞在閣樓梁柱上,昂首擺尾,似若飛去。俊明禪師告誡它:不要毀壞莊稼,不要傷害生靈,不要弄壞寺院。蛟龍點頭應允,果然沿著山間溪流蜿蜒而去,龍身約半里長。一時風起云涌,砂石飛揚,暴雨驟降,雖咫尺不可見。從此,報恩寺名聲大振,日趨興旺,盛名遠揚。當地百姓逢災遇難,也都來祈禱。歲月流逝,風雨滄桑。昔日的報恩寺幾經改建,古建筑物已不復存在了,僅留下些古石碑,散失在房屋四周,也散落在歷史時光中。

褒忠山之勝,在于禪語。

白云關處為白云禪寺遺址。白云禪寺明萬歷年間由僧大乘創建。禪院規模宏大,禪門有“愿祈佛手雙垂下,摩得人心一掌平”的楹聯。因此寺廟,褒忠山陡添幾分神秘色彩。“上山下鄉”年代,十幾名知識青年在此生活工作,同屋共濟,植樹造林。回想當年,定是“青春的歌聲滿天飛”,苦中有味,累中作樂,雖為時代弊病,卻也是豪情滿懷,值得回味與紀念。時代的發展,觀念的更新,社會的進步,萬事萬物都在變,而這句禪語所評語說的道理,卻永遠不變。

褒忠山之勝,在于美食。

山中盛產寒菌、蕨、葛根、酸棗等野生綠色食物。其中最著名的是寒菌,又名雁鵝菌,一年產兩季,是絕佳的美食。每年的湘鄉,一到寒菌出產的時節,只要提到寒菌,人們就想起褒忠山,一提起褒忠山就想到寒菌,兩者已然經劃上等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周邊的人們,農余之閑,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將山中鮮美的寒菌采出,貼補家用的同時,外面的食客,才得以有機會一解口腹之饞。

褒忠山之勝,在于發展。

1992年9月,湖南省郵電部門與湘鄉市人民政府合作投資興建了褒忠山電訊微波站。這項耗資120 余萬元的現代化通訊工程,既能使湘鄉市增加480條長途電話電路,同進又改善了通往山頂的交通,對于當時湘鄉的發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今30多米高的鐵塔矗立其上,不僅增加了褒忠山的“高度”,也讓秀美的褒忠山更增添了幾分現代化的氣息。而讓人欣喜的是,依托褒忠山而建的風電場項目正在進行中,總投資4.7億元,總裝機容量約為5萬KW,擬設計安裝25臺2MW風力發電機組,預計年上網電量為10306 萬kW?h,年等效滿負荷小時數為2061小時,項目的建成投運,將有力地推進風能資源轉化為經濟資源,成為湘鄉市電力供應的有效補充,對優化湘鄉能源供應結構,提升湘鄉低碳經濟的運行水平,帶動褒忠山旅游產業發展,促進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將起到十分積極的作用。

……

開始返程。行走在山花爛漫簇擁的下山路上,我的腦海里卻始終記著山頂上電視差轉臺值班室的情景: 一人,一房,一狗,一塔。當山霧起來的時候,腦海里的這個情景竟然逐漸清晰起來——這就是平凡的堅守啊!

下山途中,迎面碰到一群游客,聽其口音,應是長沙湘潭人,他們問我:“山上怎么樣?好啵”?“當然好,登有所值。”我微笑著回復道。因為我知道,吸引他們的,吸引我們的,吸引人們的,不僅僅是褒忠山的山美、水美、樹美、景觀美、傳說美,還有歷史饋贈留下的厚重文化之美,還有“公、誠、勤、儉、勇”的湘鄉精神之美。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