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稅收文化 > 文學

光陰改變了生命的顏色

于強 

夏景

被春染綠的柳枝,與風依舊纏綿不舍。

當我還沉浸在春花的絢爛中,季節早已躁動不安。

這是怎樣一個交替變幻的人間,春天的顏色還未真正褪去,植物依舊青淺,星星依舊流光,月亮依舊銀色如鏡。

流年易逝,容顏已改。時光用匆匆的腳步趕走了暮春的尾巴,季節的手臂已經深入到夏的腹地,郁郁蔥蔥的白楊林,炫耀著夏的葳蕤,田野綠油油的,玉米正茁壯成長,荷葉上的時光,一捏就出水,水塘里的蛙鳴,泄露了夏的秘密。

整個大地蒸蒸日上,追逐夏天熱烈的情懷,一個人躺在溫暖的光照里,舒適而愜意。

遇見了夏天,思緒回到了童年。小時候的夏天是最美的人間,黎明被蟬鳴叫醒的那一刻,眼前是綠瑩瑩的田野,童趣追著白云跑,夢想托著蒲公英飄。快樂無憂的童年,被鑲嵌在夏天的畫板上,那時的夏,就是自己最忠誠的玩伴。

夏季之魂,生長于自然之地,夏的心事,深藏于一枝一葉一山一水之間。

于這個季節,打撈起潮濕的記憶,就像托起云的影子,悄悄爬上帶繭的手心。

海潮

向晚,依海岸沙灘獨坐。

夕陽染紅了一灣碧水,海風輕柔,暮嵐蒼茫。

凝眸近海,晚歸的鷗鳥,如輕盈的云朵在舞蹈。時光如浪,浪如飛雪,潮起潮落。

流動的海,活躍的海,碧藍的海,遼闊的海,任何的詞條都講不清海的前世今生。唯有這潮漲潮落的海水,日夜閃動著思想的浪花,向人們訴說時光,訴說情感,訴說生命的輪回。

夜,海,浪,溫潤和祥,洋溢著一份難以言喻的情懷。

在這個半醒半醉的傍晚,我要臨海漫步,放松一次自己,醒悟一次自己。一個人靜靜偎依在海的胸前,觀潮,聽濤,忘記煩惱,除去不安,消除躁動,把積淀心底的孤獨,悄悄釋放。

徜徉在金色的沙灘上,周身涌動空靈的味道。世間萬事萬物的宿命,多少年,被海隱喻和印證。生命的榮枯、茂盛或衰敗,一如海的潮漲潮落,有平靜、有咆哮、有激情、有消長,生生不息,周而復始。

潮水,一頭連著此岸,一頭涌向彼岸。

清新咸濕的風,如夏天的氣息,從海的深處襲來,注入我的肌膚,慢慢覆蓋了我的身體。

年華易老,靈魂在這一刻兀自遼闊。

緣聚

與石島赤山相約,無由,有緣。

音樂、噴泉、瀑布、火焰,這有聲有色的時光,潺潺流淌。風吹過叢林,輕搖枝葉,抖落塵世的煩憂,山河清幽如夢。

諦聽山音,一枚青果正在孕育,鳥鳴滴翠婉轉,青草搖落一片思考。親近這清凈之地,仿佛穿越俗世,時光回轉。

就在這一刻,身披霞光的赤山圣地,把悠緩的歲月凝固成一幅清雅水墨。

路過、穿越或停留,與木塔相遇,與青山邂逅。沉重的身體還在塵世里逗留,一顆心仿佛被自由放飛。

日月清明,流光燦燦。一河碧水在陽光里獨守清幽,一片山巒被流云繚繞成一段美麗的傳說。

遠離繁華,相遇赤山,微涼的風,讓我保持一種清寂的佇立,收獲一段風調雨順的時光。

(作者: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現工作于國家稅務總局高密市稅務局)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