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稅收文化 > 文學

整裝再出發

羅琳玲 

對月季的記憶,源于小時候爺爺家門口的籬笆院。院里高高低低種著不少月季,有沿著柵欄如爬山虎般伸展探索的,有單槍匹馬直立在破桶里傲立風霜的,有嬌艷欲滴的,有含苞欲放的,有迎風招展的,粉的、紅的、黃的……五顏六色,甚是好看。

一年四季,月季花謝了一茬,又開了一茬。

大概只有寒冬的幾個月,是月季的休眠期。爺爺會挑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后,搬張小板凳,拿出大剪刀,坐在院子里一盆一盆地修剪,把大部分的枝條都剪去。即便是主干,也逃脫不了爺爺的大剪刀,被狠心地剪掉1/3。修剪完一盆,爺爺起身環顧一圈,再心滿意足地搬著小板凳挪到下一盆月季旁,繼續“藝術創作”。

每每這個時候,我都會很心疼,疑惑地問爺爺:“好不容易長出的枝干,為什么要這么剪掉?真是太可惜了!”爺爺語重心長地說:“月季這個東西呀,越剪越旺。這和我們的生活是一樣的,總是要停下來修整修整。這就叫‘整裝再出發’!不信,咱們來年春天等著瞧。”

那時的我,只有十來歲,對爺爺的話將信將疑。

時光流轉,如今,我長大了,參加工作已經4年了,可爺爺卻因為身體原因無法繼續他的養花愛好。去年秋天,我從他的園子里搬了幾盆月季放在辦公室,除了謹遵爺爺“多澆水、多施肥”的叮囑,并沒有刻意照料。稅務機構改革和“三定”后崗位職責發生變動,我每天都忙于工作,更是無暇顧及這些“小家伙”。

直到有一天走到窗前,我突然發現月季的葉子都已飄零,枝干光禿禿地立著。關于小時候爺爺月季園的記憶,再次浮現在我腦海里。按著爺爺的步驟,我也給月季們來了一次“理發”。

二月下旬,天氣漸漸回暖,清除了覆蓋在盆上的防寒物,月季便開始生機勃勃地抽枝生長。入春不到一個月,嫩綠嫩綠的葉子已爬滿了枝頭,新生的枝條縱橫交錯、新芽萌動,有些枝條的頂端甚至已經冒出了一個個圓形的小花骨朵兒,讓人興奮不已。這,大抵就是爺爺說的“越剪越旺”吧。

蘇東坡曾用“花開花落無間斷,春來春去不相干。牡丹最貴惟春晚,芍藥雖繁只復初。唯有此花開不厭,一年常占四時風”來贊美月季四季綻放的魅力。我想,其旺盛的生命力,大概就來自于嚴冬時節的蓄勢待發吧。一冬的修整,為的是春天的勃發;一冬的等待,為的是一年的華麗綻放。

午后的陽光下,我又一次細細品味起爺爺那句“停下來,修整修整再出發”,回望自己這一段時間的忙碌,突然覺得很有道理。崗位變動,工作內容變動,對我而言不就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修整”嘛。

如今,春已到,綻放的日子還會遠嗎?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溫嶺市稅務局)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