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稅理論 > 專家觀點

胡怡建:經濟增長總體平穩 減稅政策作用明顯

由于減稅降費一般是在經濟下行調整時提出,所以短期看來,降稅降費主要起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的隱性作用。長期看來,當經濟由下行轉向增長后,減稅降費轉向促進經濟加快增長的顯性作用。減稅降費和經濟運行數據表明,經濟增長總體平穩,稅收政策作用明顯。

今年,為應對中國經濟發展面臨的更復雜更嚴峻環境,以及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挑戰,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繼續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政策措施,以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實現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和穩預期的“六穩”政策目標。從減稅降費和經濟運行數據來看,經濟增長總體平穩,稅收政策作用明顯。

減稅降費規模空前

5月30日,減稅降費階段性成績單亮相,減稅降費規模空前。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全國累計新增減稅5245億元,主要由三部分組成。其中:2019年新出臺減稅政策新增減稅1934億元,占新增減稅5245億元的36.87%,包括深化增值稅改革減稅1113億元,小微企業普惠性政策減稅623億元,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減稅198億元。2018年實施2019年翹尾減稅政策新增減稅3267億元,占新增減稅5245億元的62.29%,包括個人所得稅第一步改革翹尾新增減稅1945億元,增值稅降率翹尾新增減稅1184億元。2018年到期后2019年延續實施減稅政策新增減稅44億元,占新增減稅5245億元的0.84%。

今年前4個月全國累計新增減稅5245億元,相當于同期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2651億元的7.22%,相當于同期稅收收入63692億元的8.23%。從稅種來看,增值稅合計新增減稅2297億元,相當于同期國內增值稅26377億元的8.71%。個人所得稅合計新增減稅2143億元,相當于同期國內個人所得稅3963億元的54.08%。

經濟增長總體平穩

從今年1月~5月經濟數據看,總體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延續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發展態勢。具體表現在:一是經濟增長好于預期,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6.4%,增長率與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扭轉了去年前高后低,逐季下行態勢。二是服務業持續增長,1月~5月,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7.3%,5月服務業商務活動指數53.5%,繼續保持在榮枯線以上。三是工業生產穩中有增,1月~5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0%,高技術制造業較快增長。四是市場銷售增速加快,1月~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1%。五是投資保持增長,1月~5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5.6%,其中制造業增長投資2.7%,比1月~4月加快0.2個百分點。六是就業形勢總體穩定,1月~5月,全國城鎮新增就業597萬人,完成全年計劃的54%。七是出口保持較快增長,1月~5月,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4.1%,其中出口增長6.1%,進口增長1.8%。八是企業效益改善,1月~4月,規模以上服務業企業實現營業收入同比增長9.8%,實現營業利潤同比增長9.2%;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營業收入同比增長5.1%,實現利潤總額同比下降3.4%。

目前,國際經濟依然處于周期性下行之中。從全球經濟增速下行,國際貿易放緩,直接投資下滑,債務水平上升的外部環境來看,中國經濟能延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更體現了中國經濟具有強大韌性和內在穩定性。

減稅政策作用明顯

今年,為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實現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和穩預期的“六穩”政策目標,采取了貨幣、財政和稅收三位一體積極政策。其中:貨幣政策主要是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財政政策主要是2019年的赤字率擬按2.8%安排,比去年預算高0.2個百分點,為應對今后可能出現的風險留出政策空間。稅收政策主要是繼續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

從減稅降費和經濟增長數據來看:一方面減稅降費數額巨大,規模空前;另一方面經濟增長、勞動就業、固定資產投資、消費品零售總額、進出口貿易和企業效益等主要經濟指標總體運行平穩。應該說今年前5個月經濟保持平穩增長,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結果,而減稅政策作用尤為明顯。

從減稅降費作用機制來看。減稅降費最直接的影響和效果是國家減稅、企業減負。一方面通過減稅降費,降低企業成本、增厚企業利潤,來激發市場活力,增強經濟內生動力,使企業有更多資金用于新設備購置、技術升級、產品創新,促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擴大有效供給;另一方面通過減稅降費,減輕產品和服務稅收成本,在價格傳導機制下,直接或間接降低產品和服務消費價格,從而起到增加購買、擴大消費的積極作用。同時,減稅降費直接或間接增加居民稅后可支配收入,有利于增加居民個人消費,釋放國民經濟的消費潛力。總之,減稅降費從供需兩側為中國經濟注入了活力,起到擴大居民消費需求和增加企業有效供給雙向激勵效應,來實現穩增長預期政策目標。

從減稅降費政策特點來看。今年減稅降費具有政策力度更大、政策措施更多、政策作用更為有效的明顯特點。政策力度更大主要體現在今年減稅降費近2萬億元,相對于2018年1.3萬億元增加了53.85%,減稅降費占同期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例由2018年7.09%提高到2019年10.39%。政策措施更多,主要是減稅降費涵蓋稅收、社保、行政性收費。就稅收而言,減稅既涉及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等主體稅種,也涉及六種地方稅。減稅方式包括:增值稅的降低稅率、擴大抵扣范圍、實行加計抵扣、全面實施留抵退稅;小微企業的提高增值稅起征點和降低企業所得稅征收率;個人所得稅的提高起征點和新增六項專項扣除。政策作用更為有效主要是政策更有針對性、靈活性和適應性。減稅政策既有增值稅和個人所得稅的普惠政策,也有專門針對小微企業特惠政策;在增值稅普惠政策中既通過降低稅率、擴大抵扣范圍、實施加計扣除來減輕企業稅收負擔,又全面實施留抵退稅,減少企業當期繳稅,緩解企業資金壓力。在降低適用稅率時實施差異化區別對政策,將制造業等行業16%的稅率降至13%,降幅遠大于原適用10%稅率的服務業。

從減稅降費政策效果來看。前5個月,經濟總體平穩運行,既沒有因外部經濟不確定性加大而導致經濟下行,也沒有因減稅等政策作用而出現經濟強勢回升逆轉,這既與中國現實經濟環境有關,也與減稅降費政策目標定位相關。中國需要應對國內經濟轉型升級和復雜多變國際環境挑戰,為此,將減稅降費政策目標定位在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保持就業、增長、外貿、外資、投資和預期穩定。從穩定經濟目標而言,減稅降費有效地發揮了其應有作用。從理論上來講,減稅降費作用可分為短期和長期。由于減稅降費一般是在經濟下行調整時提出,所以短期來看,減稅降費主要起到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的隱性作用。然而,在經濟自身和政策作用下,當經濟由下行調整為回升增長后,減稅降費也由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的隱性作用,轉向促進經濟加快增長的顯性作用。因此,從動態和長期分析,中國現行減稅降費可為國家治理下的經濟長期、持續增長提供更為堅實的基礎。

(作者: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院長、教授)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