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絡報

加大財稅支持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的力度

韓曙 田冠雄

建議統一財政補貼標準;根據循環經濟促進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對從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收運、處置的再生資源利用企業,經各省市稅務機關認證審核以后,納入再生資源利用企業稅收優惠目錄名單之中;對從事垃圾分類業務的企業在運營期間發生的相關費用允許在繳納企業所得稅前列支抵扣。

6月19日,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的物業人員通過舞蹈的形式吸引樓內人員參與了解垃圾分類。 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近年來,我國加速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全國垃圾分類工作由點到面、逐步啟動,北京、上海、廈門、杭州等46個重點城市先行先試。從2019年起,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到2020年底46個重點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2025年底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將基本建成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形成以法治為基礎、政府推動、全民參與、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的垃圾分類制度。

按照國家和上海市推進垃圾分類的總體部署,2018年3月1日,上海市實行《關于建立完善本市生活垃圾全程分類體系的實施方案》。依據一年來的實踐,上海市人大審議通過,并于2019年7月1日起,實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力求把垃圾治理作為上海建設創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態之城的重要途徑,全面融入城市管理、社會治理、文明創建領域。

與垃圾分類有關的財稅政策

上海市生活垃圾實施四分類: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干垃圾。在實施垃圾分類過程中,根據垃圾分類的不同階段,實施相應的財稅政策。

目前,上海市級財政尚未設立專項資金支持垃圾分類,而是委托區級財政試點設立,主要用于:(1)在前端,主要是針對分頭投放的垃圾桶和垃圾袋,按居民區數量的一定比例,實施完善生活垃圾處理設施建設專項資金補貼政策和補償制度,促進生活垃圾處理設施建設。(2)在中端環節,實施源頭收運能力支持政策,增加專用運輸車輛能力配置,促進低端車型逐步升級改造,增強專業收運能力。(3)在末端處置環節,強化資源利用產業鼓勵政策。制定濕垃圾資源化產品用于上海市綠地林地土壤改良的補貼政策,打通濕垃圾資源化利用產品出路;健全餐廚廢棄油脂資源化扶持政策,促進再生產品利用;實施低價值可回收物回收補貼政策,引導企業回收利用低價值可回收物;實施有害垃圾集中收集處置專項支持政策,確保有害垃圾規范收運處置,維護環境安全。

至于享受補貼的對象,主要是由各區街鎮(開發區)確定,并經區有關部門備案、參與再生資源回收與生活垃圾清運體系“兩網融合”工作的回收企業。補貼辦法及補貼標準,由各區政府為生活垃圾可回收物補貼的實施主體,對區域內確定的企業在本區內回收利用的生活垃圾可回收物按照回收總量給予補貼,用于市場價格補貼以及對分類、回收、轉運、處置等環節投入的支持。補貼標準原則上參照生活垃圾處置費標準,具體標準由各區自行制定,補貼資金由區級財政安排的各街鎮(開發區)生活垃圾清運及處置費專項資金中列支安排。

在稅收政策層面,是以鼓勵資源綜合利用的形式實施稅收優惠政策的。2008年至今,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多次發文,對列入資源綜合利用目錄范圍的項目或勞務等,免征增值稅、企業所得稅,企業購置并實際投入使用的環保專用設備,也可以享受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2011年以前,國家對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先后實行增值稅先征后返70%、免征增值稅及先征后退等優惠政策。2011年以后,調整了政策,實行全額征稅,對年銷售額不到500萬元的回收企業,按照小規模納稅人標準繳納3%增值稅,超過500萬元的回收企業,按照一般納稅人標準繳納17%(2018年5月起按照16%稅率繳納增值稅,2019年4月起,按照13%稅率繳納增值稅),部分企業的所得稅經過一事一議,按照收購農副產品方式,向對方企業開出的收據發生的費用經過認證以后,允許在繳納所得稅之前在成本中列支。

目前,垃圾分類工作已經成為特大城市精細化管理的重點,上海已經將垃圾分類工作推廣到全市,居民和企業參與的積極性都較高。

垃圾分類相關財稅政策實施過程中的問題

財稅政策對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支持與扶持,主要是遵循公平與效率對等,量能均衡負擔原則。但是在目前的政策實施過程中,尚未完全體現這些原則,給從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業務的企業帶來不小的壓力。

一是缺乏統一補貼標準,基層可用財力有限。由于財政部尚未出臺統一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財政政策,而是由各省市財政部門自主制訂,省一級財政出臺原則性意見,或者由區地市級財政制定實施細則,撥付專項資金和各類補貼。據了解,各類補貼資金的多少,受區域環境地段影響較大,中心城區補貼標準高,一般在200元/噸至300元/噸之間,郊區補貼標準低,一般在100元/噸至200元/噸之間。垃圾分類的量越大,補貼的金額差異就越大,給同類企業之間的競爭造成不公平現象。而專項資金的支出,在各個區域中的支出量都較大,幾乎要占所在區域公共財政支出總量的10%左右,因此財力雄厚的區域積極投入,財力薄弱的區至今仍在觀望等待。

二是垃圾分類以后的回收再利用稅收政策有待調整。由于從事垃圾分類的企業很難從廢舊商品的交投者或者銷售者手中獲得進項增值稅發票進行抵扣,尤其是生活垃圾中的再生資源,企業從千家萬戶居民手中收取干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或從個體回收人員手中回收干垃圾,無法獲得增值稅發票,致使從事垃圾分類的企業無法獲得增值稅進項抵扣,企業只能全額納稅。不少從事垃圾分類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的企業不得不改行或者注銷歇業。也有的采取簡易變通辦法,如從事廢紙回收的企業,從個人那里回收廢紙,由于沒有發票,只能采取變通方法,在銷售價格上協商退回部分稅費。

進一步完善垃圾分類財稅政策的建議

推進城市垃圾分類工作,應該遵循政府主導和市場運作相結合的原則,加強政府在政策制定、行業發展等方面的主導作用,完善政策支持,讓企業與老百姓在垃圾分類上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在推廣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的同時,重建再生資源利用行業則有利于城市的精細化管理,完善現代服務業體系。

一是建議統一財政補貼標準。在城市垃圾分類工作的前期,建議由省、直轄市財政廳局制定垃圾分類財政補貼標準,量力而行,盡力而為,同時,在省市級財政層面設立專項資金,明確資金使用方向,主要是用于垃圾分揀、處理設備采購補貼,垃圾分類回收處置獎勵補貼,獎勵垃圾分類回收處置企業,垃圾分類推進獎勵補貼等。待全國所有大中城市都推行垃圾分類工作之后,可加大財政支持力度,由財政部頂層設計全國垃圾分類補貼標準和專項資金使用管理辦法。

二是依法實施稅收優惠政策。根據循環經濟促進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對從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收運、處置的再生資源利用企業,經各省市稅務機關認證審核以后,納入再生資源利用企業稅收優惠目錄名單之中。

在增值稅政策方面。參照農副產品收購運營政策,將從事垃圾分類企業增值稅納稅人收運購進垃圾的,憑增值稅專用發票可按9%扣除率予以抵扣進項稅額。購進用于生產或者委托加工13%稅率貨物的再生資源產品的,按照10%的扣除率計算進項稅額。

在企業所得稅方面。對從事垃圾分類業務的企業在運營期間發生的相關費用允許在繳納企業所得稅前列支抵扣。

實施垃圾分類衍生產品的稅收政策。如對企業運用生活垃圾深化處理以后研制出來的可降解的垃圾袋提供給居民使用的,也應納入免稅目錄之中;對于再生資源利用企業從事在居民或者企事業單位中回收利用各類廢棄紙張,減少進口紙張原料的,經認定審核后,應該予以免稅的優惠。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稅收科學研究所、上海惠眾綠色公益發展促進中心)


編輯手記

最近有個很火的段子:上海人每天早上都要接受居委會大媽的靈魂拷問:“你是什么垃圾?”《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從今年7月1日起實施,目前上海的垃圾分類工作已開始“熱身”。《經濟日報》6月20日報道說,北京也將推動垃圾分類立法。

垃圾分類并不是個新鮮事。我國的垃圾分類早在2000年的時候就提出來了,當時北京、上海、南京等8個城市被確定為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城市。在此基礎上,2015年又推出了第一批26個生活垃圾分類示范城市。2017年3月,國家發改委和住建部發布了《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46個城市將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由于種種原因,這些年垃圾分類的推行效果不甚理想。最常被提起的原因是——“我把垃圾分類了,可垃圾車把所有垃圾混在一起運走了。”

有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大城市的垃圾日產量巨大且增長迅速,上海、北京、廣州每天都產生近2.6萬噸生活垃圾,垃圾處理不堪重負。對垃圾進行分類,從源頭減量、盡可能地回收可利用的資源和進行無害化處理,已經迫在眉睫。

垃圾分類是個系統工程,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比如,培養民眾進行垃圾分類的生活習慣,采用便于回收利用和垃圾處理的分類方法,有效銜接投放、收集、運輸、處置各環節,提供包括財稅在內的政策支持,建立一套人們自愿執行的垃圾分類和回收制度。其他國家比如德國的垃圾分類實踐已經表明,垃圾分類不僅可以保護環境資源,也會使個人、企業和社會得到實際的益處。

上海已經邁出了可喜的第一步,雖然在推行中遇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問題,“駑馬十駕,功在不舍”,各方需要做的是積極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努力把垃圾分類做得更好,更重要的是,要把垃圾分類長期堅持下去,切莫半途而廢。

編輯:孟易瑾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