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絡報

八年,她為誰堅守?

記者 許蒙亞 通訊員 張甚

一晃就是8年,這名從國家稅務總局利辛縣稅務局選派的扶貧干部,連續擔任安徽省第五批、第六批和第七批駐村扶貧隊長。前不久,當看到利辛縣汝集鎮朱集村又一批群眾搬進新家,劉雙燕的內心滿是感慨,眼中閃著淚光:“多好!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選擇來這里,就是為了村民都能過上好日子”

2012年3月,劉雙燕駐村的第一站在利辛縣城北鎮陸小營村。這個村在當時是一個閉塞的貧困村,道路泥濘、田地荒蕪,不少村民曾因賣血染上艾滋病。只要一談起這個村,很多人都避之不及,更不要說到那里工作駐點了。剛到陸小營,生活不便,劉雙燕也打過“退堂鼓”,但信念和毅力讓她“沉下去”“挺過去”。

在為期3年的駐村工作期間,往日的“泥巴路”跑起了載貨卡車,村容村貌煥然一新,村民重新樹立起生活信心……

3年過去了,劉雙燕駐村工作即將結束。讓村民沒有想到的是,2015年,劉雙燕又轉任汝集鎮朱集村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長。不久,一位村民當著眾人對她說:“不要說大話,你能讓俺們喝上自來水嗎?”

劉雙燕再次遇到挑戰。面對貧困,她這樣對村民說:“選擇來這里,就是為了村民都能過上好日子,不管費多大勁兒,我都使得出來!”

沒過幾天,她就把縣稅務局為自己宿舍裝空調的資金省下來,用這筆錢首先給村里敬老院裝上了路燈,明亮的燈光照亮了道路,也把劉雙燕勤勉的印象照進了村民的心里。

劉雙燕先后籌集上百萬元資金,為朱集村接通自來水、修建公路、改造電網、建成扶貧基地。同時,引進農業發展公司,搞特色種植養殖;建設扶貧驛站,設立扶貧崗位……朱集村在2016年順利走出貧困村行列,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13%下降到0.6%,被評為省級美麗鄉村示范點。

“還有群眾沒有脫貧,我心有不甘”

駐村久了,劉雙燕與村民結下了深深的情意,上了歲數的人都喜歡喊她“閨女”。

村里73歲的貧困戶朱連翠老人感動地說:“雙燕就像閨女一樣關心照顧我,有時候比俺親閨女還體貼。”

朱連翠的兒女都在外打工,劉雙燕去年為她落實了危房改造項目,還將村里的危房改造戶集中在一起,讓老人平時可以串串門、嘮嘮嗑。劉雙燕知道,老人現在不愁吃、不愁穿,只是心里有說不出的孤獨,缺少的是陪伴。她一有時間,就過來與村里老人話家常,噓寒問暖。

讓知情的村民捏了一把汗的是,劉雙燕對自己卻太粗心了。原來,在單位的一次體檢中,劉雙燕被查出,有一個5厘米大小的卵巢囊腫,醫生勸她盡快手術切除,但她實在不放心村里的工作,還是決定把手術推遲到朱集村順利摘掉貧困村帽子以后。

在貧困戶間奔走,劉雙燕已記不清淋過多少回雨,走過多少里路。2015年,她雙膝患上了髕骨軟化癥,醫生建議她多休息少走路,可她從沒有停下過腳步。

“還有群眾沒有脫貧,我心有不甘。”去年上半年,本該結束任期的她,又選擇繼續留任,成為連續3屆的扶貧隊長。“脫貧攻堅正是最吃勁的時候,我要和大伙兒一起干到底!”劉雙燕說。

“帶領全村群眾脫貧,就是給家人最好的交代”

“我剛上初中,媽媽就到村里工作了,一轉眼我都讀大學了。”劉雙燕正在重慶讀大學的女兒張翌弛,看著電腦里的一張全家福照片感慨道。7年里,劉雙燕一心撲在扶貧工作上,記不清多久沒回過遠在合肥的家。“媽媽,你這個周末能回家嗎?我什么時候才能見到你?”每每聽到女兒在電話里這樣說,作為母親的劉雙燕深感愧疚。

“我最虧欠的就是家人。”談到這里,在扶貧工作中一直堅強的她哽咽起來。2012年剛駐村不久,劉雙燕的母親被確診為肺癌晚期,直到最后,她也沒能床邊盡孝。“既然去了農村,就得扎下來實實在在為老百姓做事,才對得起黨組織對咱的信任。”從此,母親最后的這句話被她銘記在心。

在這段扶貧歲月里,劉雙燕的丈夫一個人挑起了家庭重擔,既當爸又當媽,悉心照顧女兒。“你放心去忙村里的事兒吧,家里我都打理得好著哩。”愛人在電話里安慰道。

可不幸總是突如其來。去年8月,長期操勞的愛人沒來得及看到女兒的大學錄取通知書,突發心梗,驟然離世,這成了劉雙燕心中最深的傷痛。

“生活還得繼續,最困難最痛苦的時候,是鄉親們的樸實和信任,讓我充滿動力。”經過短暫的休息調整,劉雙燕將悲痛深埋心底、化作力量,重新投入到扶貧工作中。她說,現在村子就是家,如期帶領全村群眾穩定脫貧走上致富路,就是給家人最好的交代。今年4月29日,劉雙燕獲得“安徽省五一勞動獎章”。

編輯:孟易瑾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