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會員期刊

稅案傳真:一審再審,多繳稅款可以“坐支”欠繳稅款嗎?

案件要點:一家企業涉及多個稅種,被稅務機關檢查發現一些稅種多繳了稅款,另一些稅種又少繳了稅款。面對在多繳稅款抵扣基礎上作出的補繳稅款、滯納金處理,企業提起復議、訴訟,但以失敗告終。該案例將有關欠稅處理問題彰顯出來,值得探討。

近日,甲公司收到被駁回訴訟請求的終審判決。這意味著,經過兩年多周折,圍繞甲公司多繳稅款和欠繳稅款處理的案子,以甲公司敗訴畫上句號。

特別稅案:甲公司多繳稅與欠繳稅并存

2016年9月18日,原X省地稅局第二稽查局(以下簡稱稽查局)依照規定程序對甲公司2011年1月1日~2016年4月30日期間的涉稅情況進行檢查,發現該公司既存在少繳稅款的行為,也存在多繳稅款的情況。少繳稅費合計922.01萬元,其中營業稅占611.17萬元;多繳營業稅及附加、土地增值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等稅費1080.91萬元,其中營業稅占590.11萬元。

不久,稽查局下達通知,甲公司在多繳稅款折抵后應補繳營業稅及附加23.47萬元、印花稅0.95萬元、契稅3.96萬元,補扣個人所得稅89.6萬元,合計補繳117.98萬元。

對甲公司2008年1月~2015年12月期間未按規定期限正確申報繳納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預繳土地增值稅、印花稅和契稅的行為,從稅款滯納之日起至實際繳納稅款時間止,按日加收滯納稅款萬分之五的滯納金。經計算,逾期繳納稅款應加收滯納金131.27萬元,所產生滯納金從滯納稅款之日起至繳納稅款入庫之日,由“金三”系統自動計算生成。其中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預征土地增值稅、印花稅、契稅的滯納金分別為106.75萬元、5.34萬元、18.96萬元、1137.1元、1135.32元。

少繳稅款和滯納金從甲公司多繳稅款中予以抵扣。對于其多繳、多預繳的稅款及利息,按照稅收征管法相關規定辦理。

不服處理:企業提出復議但未得到支持

甲公司對此處理不服,認為自己多繳各項稅費抵扣少繳稅費后仍富余158.9萬元,遠大于應補繳稅費117.98萬元,用多繳稅款“坐支”后,不存在欠稅問題,更談不上交滯納金。

在規定時間內如數繳清稅費及滯納金后,甲公司向原X省地稅局提起行政復議。2018年1月31日,原X省地稅局經過復議維持原稅務處理決定。

聚焦兩點:一審法院支持企業訴訟請求

2018年7月9日,甲公司以X省稅務局和X省稅務局第三稽查局(行使原X省地稅局第二稽查局的職能)為被告,向M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和原X省地稅局的復議決定。

法院經過審理認為,本案的關鍵有兩點:一是稽查局認定的甲公司2008年~2016年4月稽查所屬期間欠繳的部分稅款,是否已超過追征期限;二是甲公司欠繳的部分稅款及滯納金該如何進行處理。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未申報稅款追繳期限問題的批復》(國稅函〔2009〕326號)規定,納稅人不進行納稅申報造成不繳或少繳應納稅款的情形不屬于偷稅、抗稅、騙稅,其追征期按照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精神,一般為3年,特殊情況可延長至5年。而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和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第八十二條明確規定: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所稱特殊情況,是指納稅人或者扣繳義務人因計算錯誤等失誤,未繳或者少繳、未扣或者少扣、未收或者少收稅款,累計數額在10萬元以上的。本案中,甲公司不繳或少繳的應納稅款,累計數額在10萬元以下的,追征期限為3年;累計數額在10萬元以上的,追征期限是5年。

根據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第七十九條規定:當納稅人既有應退稅款又有欠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可以將應退稅款和利息先抵扣欠繳稅款;抵扣后有余額的,退還納稅人。針對這一具體問題,判定稅款是否超過追征期限,稅法需要進一步明確:在稽查所屬期間,是先用多繳的稅款和利息抵扣欠繳稅款,然后再適用追征期追繳;還是先適用追征期追繳稅款及滯納金,然后再將應退稅款和利息抵扣欠繳稅款和滯納金呢?

一審法院認為,稅法上規定追征期的主要目的是,促使稅務機關及時行使權力、履行職責,避免使納稅人的義務長期處于不確定狀態。國家稅款征收原則是將納稅人的應納稅款及時、足額入庫,追征期是對稅款征收在時間上的強制要求。以退抵欠是方便征納雙方的稅款結算制度。當納稅人既存在多繳納稅款,又存在未繳少繳稅款時,應當在追征期限內適用以退抵欠稅款結算。若先適用稅款抵扣制度,則變相延長稅款追征期限。

綜上,一審法院認為:甲公司少繳營業稅、契稅的金額累計超過10萬元,稅款追征期應為5年;印花稅少繳金額未超過10萬元,追征期為3年。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第八十三條規定: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補繳和追征稅款、滯納金的期限,自納稅人、扣繳義務人應繳未繳或者少繳稅款之日起計算。稽查局2016年9月開始對甲公司實施檢查,按照5年追征期限,該公司營業稅及附加和契稅,在2011年9月之前未繳少繳的稅款已超過追征期限;印花稅在2013年9月之前未繳少繳的稅款也已超過追征期限。對于超過稅款追征期部分,稅務機關應不予追繳。而稽查局將整個稽查所屬期間稅款,經過以退抵欠稅款結算,將超過追征期的少繳稅款予以抵扣,計算應追繳的稅款及滯納金,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最終,一審法院判決撤銷有關稅務處理決定和行政復議決定。

被告上訴:二審法院判決甲公司敗訴

被告X省稅務局和X省稅務局第三稽查局向X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指出一審法院對稅收征管制度及稅收法律法規不甚了解,對追征期計算錯誤。

根據稅收征管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納稅人有主動、如實申報納稅的強制性義務。稅收申報、繳納由于涉及不同稅種,納稅人在申報繳納稅款時,各個稅種存在交織的可能,一個稅種或稅款的變化有可能引起其他稅種或稅款的變化,實際中普遍存在企業少繳和多繳稅款的情況。

另外,納稅主體未依法申報繳納稅款的行為具有連續或繼續狀態,應當作為一個整體進行法律評價。如不考慮稅收征管實際情況,只認定3年或5年的追征期,在追征期限內適用以退抵欠稅款結算,將導致納稅人故意不申報、不如實申報納稅的比例增多等問題。

二審法院經過審查認為,甲公司欠繳、少繳同時又多繳部分稅款的事實清楚,稅務部門經抵扣后作出涉稅處理決定,對涉案稅款予以追繳,并不違反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和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第七十九條規定。

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一條規定:納稅人超過應納稅額繳納的稅款,稅務機關發現后應當立即退還;納稅人自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起3年內發現的,可以向稅務機關要求退還多繳的稅款并加算銀行同期存款利息,稅務機關及時查實后應當立即退還。本案中,甲公司在個別年度多繳稅款,至今未提出退還要求,稅務部門先予以折抵,有利于維護納稅人的合法權益。

近日,二審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撤銷一審行政判決,駁回甲公司的訴訟請求。

法理評析:三個問題值得繼續思考

本案的情形在稽查和評估中并不鮮見,筆者認為,該案雖然已經畫上句號,但以下三個問題仍值得思考,需要法律依據予以破解。

一是稅款和滯納金追征期限問題。對于呈連續或繼續狀態的不依法申報納稅行為,是從該稅種違法行為終了之日起計算,還是逐筆、分段計算追溯期限呢?本案一審和二審都沒有提供強有力的稅收法律依據作支撐,這個問題有待明確。

二是多繳和欠繳稅款處理順序問題。

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第七十九條規定,當納稅人既有應退稅款又有欠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可以將應退稅款和利息先抵扣欠繳稅款。其中僅明確應退稅款“可以”抵扣欠繳稅款,但對二者的處理順序、是否一定沖抵退稅,則無說明。當納稅人既有應退稅款又有欠繳稅款時,在稅款所屬期內,是“肉爛在鍋里”、自動相互抵銷,還是“橋歸橋、路歸路”,先計算補稅數額和滯納金,再沖抵多繳稅款?這些具體問題也需要統一。

三是滯納金計稅依據問題。

本案中,營業稅加收滯納金的基數是按甲公司欠繳營業稅額611.17萬元計算的,但下達文書要求甲公司補繳營業稅21.05萬元(多繳營業稅額抵扣后的營業稅欠稅額),也即營業稅加收滯納金的基數與企業被要求補繳的營業稅不一致,這容易產生歧義。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補繳營業稅21.05萬元,但加收滯納金106.75萬元,滯納金超過本金5.07倍;補繳城建稅1.31萬元,加收滯納金5.34萬元,超過本金4.07倍。另外,甲公司多繳土地增值稅245.28萬元,但被加收滯納金18.96萬元。這些滯納金大于補繳稅款、多繳稅款需補繳滯納金的異常現象,令人深思。根據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五條規定,行政機關依法作出金錢給付義務的行政決定,當事人逾期不履行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加處滯納金。但加處滯納金的數額不得超出金錢給付義務的數額。也就是說,加收滯納金數額不得超過稅款數額。

這些具體操作疑難問題,有待有關主管部門進一步明確。

隨著國地稅機構合并,一次進戶各稅統查的現象將趨于常態化,多稅種并存、多稅種多繳、多稅種未繳的案例會不斷增多。筆者認為,稅務稽查人員應從該案中吸取教訓,不斷查缺補漏。 


編輯:李星紅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