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絡報

執行程序中 法院稅務協作如何落地生根

破解執行程序中的稅收難題有賴于法院與稅務機關之間建立有效的協作機制,使法院和稅務機關之間互負的協助義務落地生根。

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多措并舉破解“執行難”問題,取得了顯著成績。與此同時,涉稅經濟案件日漸增多,人民法院受理的破產清算、民間借貸糾紛、強制拍賣等司法活動愈來愈多,通過法院強制執行拍賣、變賣被執行人資產的數量也逐年增長,各級法院在解決“執行難”的過程中面臨著許多涉稅問題,這些涉稅問題的處理也成為解決“執行難”過程中繞不開的難題。筆者認為,破解執行程序中的稅收難題有賴于法院與稅務機關之間建立有效的協作機制,使法院和稅務機關之間互負的協助義務落地生根。

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的現行法律依據

稅務機關對法院的司法協助義務。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一條規定,在執行中,需要辦理有關財產權證照轉移手續的,人民法院可以向有關單位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有關單位必須辦理。民事訴訟法中的“單位”,從法律解釋上包括稅務機關,因此,稅務機關對法院負有法定的司法協助義務。實踐中,稅務機關對法院的協助義務主要是依據法院的《協助執行通知/裁定書》提供民商事交易的納稅憑證、提供被執行人的納稅情況(主要是稅務檢查中獲取的銀行賬號、財務報表、退稅賬戶、退稅金額和退稅時間等)相關信息。

法院對稅務機關的稅收征管協助義務。稅收征管法第五條第三款規定,各有關部門和單位應當支持、協助稅務機關依法執行職務。從法律解釋上來看,此處的“有關單位和部門”實際上包括所有單位和部門,因此,法院對稅務機關負有法定的稅收征管協助義務。國家稅務總局在《關于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被執行人財產有關稅收問題的復函》(國稅函〔2005〕869號)中明確,“鑒于人民法院實際控制納稅人因強制執行活動而被拍賣、變賣財產的收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條的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協助稅務機關依法優先從該收入中征收稅款。”問題就在于,稅收征管法和國稅函〔2005〕869號文件都沒有對法院如何履行稅收征管協助義務進行具體規定,法院在哪些環節、按照哪些程序、通過哪些方式協助稅務機關征收稅款均未能明確,這就導致執行程序中蘊含的稅源大量流失。

由此可見,稅務機關對法院的司法協助義務主要規定在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中,且因民事訴訟法的成熟而較為完善。法院對稅務機關的稅收征管協助義務則因稅收法律法規的不完善而存在不足。

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的地方探索

浙江、山東、江蘇等地方人民法院和稅務機關積極探索,陸續建立起稅務機關和法院間的稅收協作機制,以解決執行程序中的各類涉稅問題。但是,當前的地方探索仍然存在一些不足,亟待改進。

首先,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覆蓋范圍不一。浙江省的探索涵蓋了執行程序中有關稅費參與分配問題以及司法處置被執行人財產所涉稅費繳納問題,山東省的探索涵蓋了司法強制執行不動產所涉稅費征繳問題,江蘇省常州市的探索涵蓋了非訴行政案件的稅務強制執行以及不動產司法拍賣涉稅事項的處理等問題,陜西省彬州市的探索將法院受理的破產清算、民間借貸糾紛、強制拍賣等司法活動的涉稅問題全部納入協作機制中,而安徽省泗縣、寧夏固原市彭陽縣、隆德縣和原州區等地的探索則是解決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利息收入個人所得稅的管控、征收問題。

其次,協作機制的實現方式各有不同。在稅負確定方面,江蘇省常州市在涉及不動產司法拍賣時采取了由稅務機關事先測算交易稅負并在拍賣公告中明確的做法,而其他地方的探索則采取事后計算的方式準確確定交易稅負。在稅款征繳入庫方面,浙江省、山東省、江蘇省常州市都采取了法院委托代征模式,即由法院根據稅務機關出具的法律文書(扣稅通知書、稅務處理決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等)從執行款中扣除交易產生的稅款,并匯入稅務機關指定賬戶。而寧夏固原市彭陽縣等地的做法則較為謹慎,先要求納稅人向稅務機關繳納稅款,只有在納稅人拒不配合的情況下,才由執行法院強制代扣代繳。

再次,協作機制中所涉稅種仍不全面。在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貸款人既是增值稅的納稅義務人,也是個人所得稅的納稅義務人。由于我國采取復合稅制,除了增值稅、個人所得稅之外,貸款人還需繳納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等稅費。然而,實踐中只有陜西省彬州市的法院和稅務機關在協作機制之中將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涉及的稅(費)種全部納入其中。

最后,協作機制的內容詳略不一。目前,浙江、江蘇、山東等地的協作機制內容較為詳細,尤其是對協作機制的具體程序、期限、對接機構/人員、法律文書模板等問題進行了具體規定;陜西省彬州市的法院和稅務機關還簽訂了《委托代征協議書》,對稅務機關和法院在委托代征訴訟、執行案件稅款中的權利義務進行了明確規定。其他省市的協作機制內容則相對簡單,大部分缺乏協作機制的具體程序、期限等內容。

當然,各地探索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的實踐中,也形成了一定的共識,即基本上都采取了“納稅前置”的做法,即動產或不動產司法拍賣(包括變賣、以物抵債)的買受人在物權轉移前(移交或者過戶)應當先向稅務機關繳納物權轉移過程中產生的應由買受人承擔的稅款,民間借貸案件當事人發放利息前應當先向稅務機關繳納利息收入個人所得稅等稅款后,憑稅務機關出具的納稅證明辦理產權過戶后續或領取執行款。

完善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的初步設想

地方法院和稅務機關關于法稅協作機制的探索,對于從國家層面出臺全國統一的法院與稅務局間的協作機制有著重要的參考意義。從各地實踐經驗來看,筆者提出以下建議,以期有助于全國統一的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的形成。

第一,明確法院與稅務機關協作機制的范圍。具體來說,可以將以下案件納入法稅協作機制:法院受理的非訴稅務強制執行案件;法院受理的強制拍賣、變賣動產、不動產及股權類財產以及以物抵債等案件;法院受理的民間借貸強制執行財產利息等案件;法院受理的涉及財產轉移的其他各類經濟糾紛案件;法院受理的企業破產清算等案件。

第二,明確法院與稅務機關之間的法律關系及權利義務。地方法院和稅務機關實踐中采取了“代扣代繳”模式,這種模式在本質上是委托代征,而不是代扣代繳。委托代征與代扣代繳的區別在于,代扣代繳是法定的,是稅收法律、行政法規已經明確規定負有扣繳義務的單位和個人在支付款項時,代稅務機關從支付給負有納稅義務的單位和個人的收入中扣留并向稅務機關解繳的行為;而委托代征則是由稅務機關和法院協商確定的,指稅務機關根據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有利于稅收控管和方便納稅的要求,按照雙方自愿、簡便征收、強化管理、依法委托的原則和國家有關規定,委托有關單位和人員代征零星、分散和異地繳納的稅收的行為。二者共同點在于稅務機關都要向代扣代繳人或受托代征人支付手續費。委托代征的優勢在于,涉稅執行案件中法院對被執行人的財產具有實際控制權,有利于及時足額將所涉稅款征繳入庫。

第三,明確建立法院與稅務機關涉稅信息共享機制。法院在處理強制拍賣、變賣或者以物抵債等涉及財產轉移的經濟糾紛案件、民間借貸糾紛案件、破產清算案件時,應當及時通知稅務機關作出稅務處理或者參與財產分配。有的地方采取由法院按月向稅務機關報送的方式,時效性強的案件則及時報送。筆者認為,這種方式有可取之處,但更為可行的方式是由稅務機關在法院設立窗口并派專門人員負責執行案件中的涉稅問題處理,這種解決方式在不動產交易過戶中的稅費繳納中已有實踐且已被證明行之有效。

第四,明確稅務機關和法院在協作機制中不同程序的完成期限,主要包括法院向稅務機關傳送涉稅案件信息的期限、稅務機關回復法院的期限等。明確法院與稅務機關溝通中各種法律文書應當包含的內容,尤其是涉案標的物情況、涉案金額大小等內容。明確爭議解決機制,當納稅人或者被執行人對法院扣繳稅款的數額等發生爭議時,應當按照委托代理關系的原則來處理,即由委托的稅務機關作為案件當事人,按照稅收爭議解決的一般程序進行處理。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法學院;本文系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度執行研究課題《執行程序中涉稅問題研究》的階段性成果。)

編輯:孟易瑾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