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稅理論 > 專家觀點

賈康:減稅降費與稅制改革協調推進

賈康 

減稅降費和協調配套的稅制改革,不僅是減輕納稅人負擔的問題,也是稅制結構優化、服務高質量發展全局的問題。

根據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安排,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前所未有的力度體現了積極財政政策“加力增效、更加積極”的中央指導方針在政府年度工作中的貫徹落實。減稅降費在回應企業訴求、應對外部沖擊和經濟下行壓力、化解不確定性和穩定市場預期等方面,都將產生十分積極的效應。

減稅降費與稅收優化

在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程中,需要掌握回應市場主體和納稅人訴求、努力做好減稅降費工作的內在邏輯。

認識減稅降費問題,其邏輯起點是:客觀地看,不能沒有稅。從很古老的時候就流傳一句諺語式的話:只有死亡和稅收無可逃避。因為人類社會進入國家形態后,各個國家各級政府需要以規范化的稅收為主要收入形式,取得公共資源來支持政府履行職能,“無政府主義”只能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既然政府的存在和政府的稅收不可避免,那么接下來就要特別認識這種稅收如何才能達到優化狀態。除了稅收的結構要合理之外,還要尋找所謂“最優稅率”。在減稅降費過程中,要使實際生活中的稅率、稅負,盡可能地趨向于依法征收、依法減免的優化狀態。

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國,減稅和降低稅外負擔,一定要特別注重放在一起來安排,把握好“全景圖”。今年5月1日起,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單位繳費比例可從20%降至最低16%。在落實好這一政策,減輕企業負擔的同時,要注重推進相關配套改革,積極考慮在各地基本養老繳費由稅務機關統管之后,把基本養老金統籌提高到全社會層級的這一改革任務抓緊加以落實,這將明顯提高基本養老基金“蓄水池”的互濟功能,從而更有效地降低養老金繳費標準,減輕企業和職工負擔。

除了稅收、五險一金、各種行政性收費之外,還應該考慮其他一些實際的隱性負擔和與制度成本相關的負擔如何降低。比如進一步加快完成審批事項以節省企業時間成本,實施配套改革幫助企業降低在融資、物流等方面感受到的實際負擔等。

減稅效果優化與稅制改革

在多年減稅努力的基礎上,應進一步運用可能減稅的空間,配合稅制改革,繼續優化減稅的效果和安排。

第一,在現在構成最主要收入來源的間接稅第一大稅——增值稅上做文章,繼續加大減稅力度。營改增全面推開后,要做好稅負調整和實施細則等優化改進工作。在2019年大力度降低標準稅率(從16%降至13%)亦降低了中間一檔稅率(從10%降至9%)的基礎上,還應積極考慮下一步如何推進“三檔變兩檔”的稅率降低舉措。針對某些行業面臨的具體問題,如食品加工行業收購農產品如何開具收購發票,交通運輸行業“無車承運”平臺公司如何處理上下游的稅款抵扣鏈條使之可以合理聯結等,應積極研究,出臺有針對性的可行解決方案。

第二,積極做好深化消費稅改革方案,擇機推出具體改革措施。從分稅制建立至今,消費稅一直是中央稅。目前應考慮的是,把原于生產環節征收的消費稅中可以放到后面消費環節征收的部分轉交給地方,作為地方稅收來源,以利于解決營改增之后地方沒有大宗穩定收入來源的問題,助益于較快形成地方稅體系。當然,對消費稅內部各種稅目與稅率,也須一并作出改革和優化。某些形成高污染的產品(如某些類型的電池)應適當增加稅負,某些帶有炫耀性、奢侈性消費特征的產品(如私人游艇、私人飛機),也應適當加稅;原來被看作奢侈品但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趨于中端化、大眾化的產品(如某些品牌的美容化妝品)可適當減輕稅負乃至從稅目中取消。

第三,深化資源稅改革。資源稅是地方稅體系中非常重要的稅種。在前些年的改革過程中,資源稅以原油、天然氣和煤炭為重點,啟動了從量征收到從價征收的機制改進,在覆蓋面上特別注重盡量把各種金屬礦和非金屬礦都納入資源稅改革范圍。近些年,河北省試點水資源稅改革,其后擴大試點范圍到十個地方。作為地方稅體系中的一大支柱,資源稅改革還需要進一步深化。大方向是應把所有的資源開發對象,如一切金屬、非金屬礦藏,砂石等建材原料,森林,灘涂等,都納入資源稅的覆蓋范圍。

第四,積極總結環境保護稅相關改革經驗,進一步細化其運行機制,配套考慮其他相關舉措,使其在未來更好地發揮促進自然資源合理開發、集約利用的作用。

第五,推進直接稅改革。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以優化收入分配和再分配。直接稅中的個人所得稅改革在2018年取得了重要進展,除了將“起征點”提至每月5000元,還在綜合計征、專項扣除方面邁出較大步伐。應進一步優化個人所得稅具體設計。比如,這一輪綜合計征只有對勞動收入的綜合,沒有對非勞動收入的綜合,下一步應考慮把綜合征收的覆蓋面擴大到一部分非勞動收入,并適當下調最高邊際稅率。

值得注意的是,在設計具體改革方案的時候,一定要有足夠的耐心和充分的公眾參與,使稅制改革(如房地產稅改革)在立法與實施過程中,能夠較好適應國情和現階段的一系列特定條件約束,并根據實際情況施行動態細化和逐步改進。

總之,減稅降費和協調配套的稅制改革,不僅是減輕納稅人負擔的問題,也要更多考慮以稅制結構優化服務于現代化發展改革全局和長遠目標的問題。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